冒充领导干部诈骗,钻了什么漏洞?

0 Comments

冒充领导干部诈骗,钻了什么漏洞?
作者:与 归  最近,媒体在我国裁判文书网上,连续挖出了两个古怪案子。一个是河南无业游民司某某,屡次假充“省烟草厅副厅级干部”行骗,谎报“要去南阳当市长”,向被害人许诺“当上省长助理的时分分你几百万”,欺诈金钱近百万;一个是假充青海省海东市市委主要领导亲侄子的鸟某,骗过常务副县长和多名局长等,欺诈金钱上百万。  无独有偶,最近,云南省纪委监委、云南广播电视台联合制造播出的《政治经纪苏洪波》警示教育片中,主人公苏洪波更是“神乎其技”。他经过故意营建自己来头大、靠山硬、联系广等身份布景,捉住云南两任省委书记白恩培、秦荣耀的不轨之念,故布迷阵,被白、秦两人奉为座上宾,从而一边干涉当地人事,一边牟取工程项目。  无论是扮演领导干部骗商人,仍是以商人的身份扮演奥秘人士骗领导干部,本质上都是凭借了权利的“影子”,至于那个权利究竟存不存在,反而不重要了。只需忽悠到对方信,那么就是有。这比恃势凌人更高一筹,由于这些狐狸所依仗的山君都是纸糊的。而越是古怪,咱们越是应该反思:如此荒谬的剧情,为何会演出?  其实,只需留神近年来的反腐事例,不难发现,相似的事例并不稀有。为什么那些受害者乐意信?这个问题的答案才是底子。  在官场,一些人奉行联系至上,而不是政绩说话;在商场,一些人奉行权利开道,而不是公平竞争。在这里,就呈现了两个生态问题:一个是营商生态,一个是权利生态。而前者往往又受制于后者。在权利生态中,假如不是揭露通明、民主决策、有用监督这些要素说了算,而是个人毅力说了算,就很简单导致权利的方式跑偏,形成以权谋私、利益勾兑。  鲁迅先生曾说,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便有了路。其实,世上也本没有“找联系”这条路,走的人多了,潜规则便天然形成了。乃至有些时分,还会呈现劣币驱赶良币的现象,使得那些老老实实、经过揭露市场运营的企业处处受绊。这也是为什么,一些不法商人总喜爱走些歪门邪道的原因。  其实想想,现如今早已经是移动互联网年代,副厅级的干部只需不是涉密的特别部分,在官方网站和揭露报导中,一般都会有他们的信息乃至简历。但一些人鬼摸脑壳,甘愿信任酒桌饭局上的胡天海地,也不乐意着手去查查实在信息,想来或许是尝过至少听过权利带来的“甜头”,对此毫不怀疑,在思维认知上“根深蒂固”。  整理近年来查办的糜烂官员不难发现,他们傍边,许多都存在“官商勾结”的违法犯罪情节,如使用手中权利为一些企业吸引工程项目。他们有的是自动与商人触摸讨取,有的是甘于被围猎。而无论是钱贿赂了权,仍是权沉溺在了钱,终究损伤的都是公共利益,买单的都是一般大众。  近年来,跟着反腐的深化推动,相似的潜规则及其事例,正在被越来越多的挖出来,在准则建造上,也有了越来越多的限制权利的办法。只要让权利在揭露通明的场域下行使,承受纪委监委、法律部分和民众监督,相似的金钱对权利的幻想、权利对金钱的贪婪,才会被抑止。(与 归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